遗体捐献多重困境:医用遗体不足志愿者常走弯路
365bet备用
365bet备用★365bet开户【365体育】
shuaishuai
2018-10-08 16:11

  原标题:北京遗体捐献17年 多重困境待解

  4月3日,北京长青园,生命纪念碑前,一位市民前来悼念亲人,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摄

  2013年9月17日,北京一对老夫妻展示遗体捐献纪念证书,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  清明节前夕,北京朝阳长青园生命纪念碑刻上了第2096个名字,

  据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,北京市已有19908人报名志愿捐献遗体,其中2097人实现了遗体捐献(尚有一名捐献者名字没刻上墓碑),

  诸多问题依旧困惑着捐献者:遗体怎么捐献?医院、高校谁来接收?器官捐献和遗体捐献能否一起?遗体利用之后如何处理?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北京市遗体捐献人数不足,教学、科研需求难以满足!器官捐献与遗体捐献分离,医院与高校缺乏有效合作!相关法规缺失,遗体后续使用情况亲属无法知晓,

  2097名捐献者与3所捐献站

  3月29日,朝阳区长青园,生命纪念碑旁已摆满了鲜花和祭品,纪念碑主碑形似“双手托举着的心”,周围围绕着一座座刻满名字的小纪念碑,

  墓碑上2096个名字,都是北京市遗体志愿捐献者,他们没有骨灰没有墓地,每一个名字背后都牵动着一个甚至是几个家庭,每逢清明,遗体捐献者的家属们都来此缅怀祭奠亲人,

  清明节前夕,家住望京的退休教师刘三元和老伴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,来到长青园,刘三元的二哥刘魁元是一名遗体捐献者,今年3月刘魁元的名字刚被刻上纪念碑,

  刘三元弯着腰,手里捏着一朵黄色的雏菊,他要把花朵贴在纪念碑上部第二行中间的名字上,如今那是刘魁元留在这世上唯一印记,

  “大家兄弟情深,”刘三元说,还记得二哥刘魁元是2008年办的遗体捐献手续,去年9月1日去世,告辞 仪式结束后,遗体就被送到了首都医科大学,

  “大体老师”是医学界对遗体捐献者的尊称,遗体捐献者在过世8小时内急速冷冻到零下30℃保存,在教学使用时再复温到4℃,让学生能在最接近真实的人体上进行模拟手术训练,

  据公开数据显示,1999年至今,北京市已有19908人报名志愿捐献遗体,其中10729人办理了公证,2097人实现了遗体捐献(尚有一名捐献者名字没刻上墓碑),2015年,全市接受了235具捐献的遗体,

  首都医科大学正是北京三所志愿捐献遗体登记接受站之一,另外两所是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和北京大学医学部,

  北京解剖协会秘书长司银楚介绍,北京高校每年的教学需求巨大,北京市的捐献者数量还远远不够,那些不是捐献单位的院校根本没有尸体来源,学生上课无法实际操作,

  司银楚认为,增加捐献点很有必要,1999年之前,北京医学高校,尚可4名学生解剖使用一具遗体,现在要16名学生实操一具遗体,

  遗体捐献要去哪儿?

  在捐献点数量少、捐献人数不足的同时,很多人想捐却不知道怎样捐,

  按照1999年《北京市接受志愿捐献遗体暂行办法》,北京市遗体捐献的具体程序是:申请登记的捐献者,须到接受站点领取并填写捐献登记表,后由申请者本人到公证处办理公证手续,然后再把表格交回登记接受站,

  今年80岁的王光环(化名)老人家住北三环,多年前被查出隐性乳腺癌,

  “当时辗转了多家医院,治疗效果也不错,那时我就决定要把遗体捐献给医院,”王光环说,

  由于网上捐献点电话没打通,3月30日一大早,王光环来到了北医三院,问了一圈儿也没得到答案,“他们也不知道遗体捐献怎么办,只是说不在他们那里,让我到学校问,”

  北医三院与北大医学部相邻,1.5公里的路程,王光环歇歇走走,花了半个小时,在校园里,她又问了多人,爬上了解剖楼三楼,才找到北京大学医学部志愿捐献遗体登记接受站,

  到了具体捐献流程就简单多了,北京大学医学部志愿捐献遗体接受站工作人员介绍,捐献人病故后,家属电话告知遗体接受站,接受站核实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,按照家属意愿商量 接受时间,医院联系殡仪馆派专用车辆接受遗体,

  王光环对工作人员说起一早在医院的遭遇,提出红十字会、医院、高校之间缺少配合,医院也应开展遗体捐献的宣传工作,

  由于遗体捐献主要是用来作为高校教学使用,医院不接受遗体捐献,王光环的想法让接受站的工作人员也颇为无奈,“医院与学校的联系合作,也不是大家说了算的,”

  遗体使用与“尊重”

  除了不知道怎样捐,网上时常爆出的捐献遗体后的丢胳膊少腿,乱丢弃现象,也让王光环忧虑重重,